经纬资讯

徐传陞:越是市场低迷之时,越要把握自己的节奏

发表日期:2019年1月25日

今年,是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进入投资行业的第19个年头。

 

近日,他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。在昨天刊发的稿件中,新京报形容,徐传陞的投资生涯,“起步于谷底,决胜于山顶。”他曾经是百度早期投资人,滴滴、快的合并的幕后推手,并投出了包括饿了么、中国有赞等一系列优秀项目,有着丰富的阅历和投资经验。

 

在这次的采访中,徐传陞分享了他的投资方法论,“一是看大的趋势,二是看打造的产品,三是看创始人的能力和经验。”

 

在与被投公司的相处过程中,他扮演着军师的角色,与创业者携手并进。在他们比较落寞的时候,陪伴着他们,并基于经验和积累给出简短而有力的建议。与此同时,平日里温和友好的他,在谈判桌上总是有着非常明确的倾向,坚定、果决,从来不纠结,不让创始团队吃亏,也能恰到好处地把握平衡,让人信服。

 

一位CEO在转发新京报昨天刊登的稿件时评价说,“DS内敛低调,识人思考极有穿透力,执行力超强,不遗余力提携年轻人,是职业生涯榜样”。

 

在19年的投资生涯中,徐传陞参与并见证了资本市场的风起云涌和起伏涨落。风口的瞬息万变铸就了很多机会,也搅动了很多人的焦虑。这些经历让他能够“在所有人狂欢的时候,保持冷静”,同时不失内心对新事物的激情。

 

最近,徐传陞很喜欢的一句话是——不乱于心,不畏将来。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,不论是对创业者,还是投资人,这都是一个必备的素质。越是市场低迷之时,越要把握自己的节奏。以下,Enjoy:

 

1998 年,被誉为“中国风险投资之父”的成思危先生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《关于借鉴国外经验,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》,这就是后来被认为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的一号提案,风险投资由此在中国真正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。

 

从微光中出发,中国创投经历了自己的高光时刻。经历传统产业、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人工智能等几波浪潮,资本与技术越来越成为推动整个新经济的两股重要浪潮。

 

在这期间,创投行业也涌现出一些具有影响力的人,我们记录下那些值得记住的瞬间和需要反思的刹那。仰望浪潮之巅,也不回避至暗时刻。

 

 

徐传陞是经纬中国的另一位创始管理合伙人,和张颖的“彪悍生猛”不同,他充满耐心、话少却一针见血,俩人在风格上形成互补。

 

他所在的经纬,最早提出布局移动互联网,同时也在非常早期就布局了产业与工业互联网。后者很有可能是这几年最大的风口,被认为将蕴含无数的机会于其中。

 

这位47岁的新加坡人笃定中国机遇,他19年的投资生涯,可谓起步于谷底,决胜于山顶。他曾经是百度早期投资人,滴滴、快的合并的幕后推手,并投出了包括饿了么等一系列优秀项目。

 

2000年,徐传陞加入华盈创投,正赶上史上最大资本寒冬,互联网泡沫破灭,纳斯达克崩盘。他所在的经纬中国,则诞生于11年前的金融危机时期。

 

在业内看来,经纬的风格彪悍凶猛,屡有惊人的创新和出其不意的打法。他们跨界招聘毫无投资经验的产品经理,高举高打。他们强烈的风格与个性,在风投界独树一帜,绝不会被错认。在过去的11年里,经纬投资了超过540家初创公司,2017年经纬系公司累计融资额就达到近1400亿元。

 

身为经纬中国的创始管理合伙人,徐传陞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。张颖擅长扛枪冲在第一线,徐传陞有时候会花更多时间教会新人如何开出第一枪。

 

核心是对人的判断

 

投资人一是看大的趋势,二是看打造的产品,三是看创始人的能力和经验。对于早期项目,我更看重创始人的感染力。

 

2018年4月,移动零售服务商“有赞”在港股借壳上市,经纬是其最大的机构股东之一,从天使轮到上市,徐传陞陪跑全程,这给经纬带来了巨大的投资回报。

 

但如今回过头来看,经纬投资有赞的时机相当尴尬。2013年11月,有赞的商家数量达到2000个,正打算开始向商家收费时,用户突然在微信里打不开淘宝的任何链接,这就断了商家在微信运营粉丝再去淘宝购买的路。

 

“没想到淘宝的动作这么快。”有赞创始人兼CEO白鸦说,他马上开始打电话融资。尽管当时有赞的发展前景并不明朗,白鸦之前的创业经历也“并不成功”,但第二天,经纬过来当场敲定了融资。2013年底,有赞完成A轮2000万元融资,经纬领投。

 

“我投有赞更多的还是投白鸦这个人,看重他的思考和执着,他是个可塑之才。”徐传陞说,“投资人一是看大的趋势,二是看打造的产品,三是看创始人的能力和经验。对于早期项目,我更看重创始人的感染力,很少有一个完全没感染力、不能说服别人的人,最后能真正把事情做大。”

 

让徐传陞略感意外的是,这2000万元加上高瓴资本和唯品会后期投入的2000万美元,才一年多就快被白鸦花光了。为了抢活跃商家,有赞烧钱进行了大规模的市场投放。

 

2015年下半年,在C轮融资即将要签字的时候,有赞被领投方放了鸽子,公司账上的钱只能再发六个月工资。

 

徐传陞接到了白鸦打来的电话,“当时他非常沮丧”。徐传陞飞去杭州,在一间小酒吧里,他和白鸦点了一瓶威士忌。烈酒下肚,徐传陞拍着白鸦的肩膀说,“这事儿很正常。”然后开始“12345”跟他进行逻辑分析。

 

白鸦认为徐传陞是一个陪伴式的投资人,“不是无所事事的陪伴,是寒夜里有一盏路灯一样照亮着的陪伴”,白鸦回忆当时的场景,“他极少喝酒,但在我状态不是很好的时候,陪我喝了两次,让我觉得很温暖。”

 

徐传陞这样总结他在有赞的两个关键节点所起的作用:“你很难在企业大的方向和创始人的性格上做一些大的变动,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们比较落寞的时候,去提供一些帮助,基于我们的经验和积累,去给到一些建议。这种建议不必多,但要足够有力。当然最终的选择,还是在创始人自己手上。”

 

日后有赞的发展证明了徐传陞的眼光。白鸦感慨:DS(徐传陞)是一个判断力特别准的人,每次融资时,只要我描述一下对方跟我交流的问题和关心的点,他就能判断出这个机构在这个案子上是不是靠谱。过去这么多次,他没有说错一回。

 

不能让创始团队吃亏

 

我们与创业者携手并进,要非常清楚自己的角色,那就是军师,投资人不是动手去创业的人。

 

2015年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史上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。

 

那年情人节,中国网约车市场最大的两个玩家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;8个月后,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。至此,继BAT之后的新兴巨头组合“TMD”正式成型。

 

在滴滴快的合并案中,徐传陞是影响进程的关键人物。

 

徐传陞记得,在滴滴快的合并前一个月,由于补贴战术的大范围应用,这两家公司深陷战争泥潭。

 

握手言和换来了滴滴快的出行大战的偃旗息鼓。合并之后,徐传陞留任新集团董事,是七人董事席位中唯一的VC代表。

 

这位一向低调谦逊的投资人,因为全程深度参与这场备受关注的合并,被从幕后推向台前。合并前决定出行市场最终走向的“13个小时”秘密谈判,更在日后成为传说般的案例教材。

 

徐传陞是快的打车最早的投资人之一。2014年,徐传陞主导了经纬对快的的A轮投资,随后持续加码。经纬和阿里作为最早的投资人,为快的筹集了累计达数亿美元的资金,由此获得了和滴滴开战的筹码。

 

“快的的团队偏低调、闷头做事,跟我的风格比较相似。”徐传陞如此解释他投资快的的原因。在合并谈判前,快的的股东将他作为代表推上了谈判桌,因为快的管理团队都是做技术和产品出身,“他们要我陪着,帮管理团队出主意。”

 

平日里徐传陞温和友好,不会咄咄逼人,但涉及投资时,“他会有非常明确的倾向,坚定、果决,从来不纠结。”经纬中国投资经理孙凌皓如此评价。

 

这很符合经纬的打法。业内对经纬的印象是:凶猛彪悍,敢打敢赌。经纬在2010年确定了豪赌移动互联网的战略,是典型的“带有明确价值取向的激进派”。

 

在孙凌皓看来,徐传陞的坚定果决并非无源之水,他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把握一个平衡,在谈判桌上能让人信服。他回忆,在被投项目的董事会上,基于各方利益,经常会出现吵得不可开交的情形,徐传陞往往充当那个协调者的角色。

 

经纬中国合伙人肖敏与徐传陞合作过多次,他认为,“徐传陞与人沟通能力非常强,他平时极其低调,但能在关键时刻显示他的大智慧”。

 

一般来说,徐传陞不是第一个发言的人,但他会在场面快要失控时站出来,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。面对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时,他会私下去找各方一对一沟通。

 

徐传陞认为自己属于“偏平稳”的类型,“跟别人交流起来,对方的节奏也会慢下来”。

 

他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:“我们与创业者携手并进,要非常清楚自己的角色,那就是军师,投资人不是动手去创业的人。但是基于我们十余年的积累,也基于我们做了国内早期投资最大的投后团队,我们对创业公司可能遇到的问题非常了解,并有足够的资源和人力去使力,在这些基础上我们可以有针对性地提出很多好的建议”。

 

只要带枪,就可以开始开枪

 

徐传陞认为,带新人的核心在于实战,‘我们的风格是从第一天,你只要配枪,就可以瞄准和开枪。’

 

“我们要开始招更多年轻人,更懂产品的人。”这是2009年12月,经纬在厦门开全体会议时确定的招人策略。

 

彼时正值移动互联网大幕拉开的前夜,苹果手机刚推出不久,安卓系统刚刚诞生。经纬确立了投资的两条主线,一是移动互联网,二是交易撮合模式。经纬开始大规模从互联网招聘毫无投资经验的产品经理。

 

徐传陞将经纬投资团队的架构总结为“大部队+精英部队”,按垂直行业分成八个小组,每组四五个人,想要在每一个垂直行业找到最优秀的公司。他倾向于招聘有智商有情商,同时非常玩命努力的年轻人,然后给他们很大的自主空间。

 

2010年9月,王华东以“分析师”的身份加入经纬,在那之前,他在搜狐网IT频道担任高级编辑,没有任何投资经验。5年后,他成为经纬最年轻的合伙人。

 

徐传陞将王华东形容为“一个学习机器”。在他看来,“80后”的思考有时会更开阔,虽然没做过投资,但非常注重产品,所以经纬敢重用年轻人。

 

王华东说,“DS给我们足够多的空间和耐心,所以我们能以更开放的心态去看待一个事情”。曾经有项目在经纬内部很多人不支持,“DS不停让我们去做工作,等到我们拿到更多的数据有了足够清晰的判断之后,他会支持我们去做这个事”。

 

年轻人经验不够丰富,经纬通常会让资深团队带年轻团队,但也不乏年轻分析师刚加入就做出成绩的案例。

 

2016年,孙凌皓加入经纬成为分析师。半年后,他出手了第一个项目——AI医疗公司“图玛深维”。这个项目在天使阶段被他发现,徐传陞在经纬内部力排众议,支持孙凌皓促成了这笔投资。后来,图玛深维接着又完成了两轮融资。

 

孙凌皓被徐传陞安排去担任图玛深维的董事。在风投行业,让分析师当董事的案例并不多见。

 

“他做董事,我全力配合他,董事会有时候我跟他一起参加。”徐传陞认为,带新人的核心在于实战,“我们的风格是从第一天,你只要配枪,就可以瞄准和开枪。”

 

不能因为市场太热,就把钱全投进去

 

投资需要张弛有度,按照自己的节奏,不能因为市场太热,就把钱全部投进去。

 

徐传陞自认为是一个“钝悟”的人,学东西比较慢,但很坚持。2000年2月,他加入一家VC学做投资,入行一个月后互联网泡沫就破了,正好赶上资本寒冬。

 

辛苦摸索了两年后,他才“开始开窍”,再摸索了两年,他开始进入比较顺利的阶段,投资了百度的B轮、分众传媒和瑞声科技的A轮。

 

他将这种进步归结于和创始人的持续交流以及自己的长期学习。在做投资之前,他在IBM莲花软件工作了7年,这段工作经历让他能深刻理解企业家在企业经营中面临的种种挑战。但这就像是一把双刃剑。在他看来,严肃和严谨工作经历的背后,形成的是相对“固化的思维”。转型做投资后,前三年他都在“不停地碰撞和学习”。

 

在19年的投资生涯里,徐传陞经历了大大小小的行业周期,风口的瞬息万变铸就了很多机会,也搅动了很多人的焦虑。这些经历让他能够“在所有人狂欢的时候,保持冷静”,同时不失内心对新事物的激情。

 

“每次这个行业接下来是热钱多了,还是市场冷了,DS都会提醒我们,也都非常准确。超强判断力、举重若轻。”白鸦表示。

 

在徐传陞看来,2018年到2019年,很多公司会面临融资压力,包括很多创投基金可能也会面临同样的挑战,因为初期投资太快,后续跟不上。因此,投资需要张弛有度,按照自己的节奏,不能因为市场太热,就把钱全部投进去。

 

他表示,过去十年,经纬的投资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节奏。现在市场相对比较低迷,但是经纬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在做投资,不会因为经济好坏去做太多调整,而是会更关心是否有很好的机会。

 

对话:这个世界大于BAT和TMD

 

寻找中国创客:做投资这些年对你触动最大的是什么?

 

 

徐传陞:十五六年前,我觉得互联网将会成为一个很大的产业,可是我没有想到,它竟会那么庞大,成为一个经济支柱,这让我的思维更加开阔了。我发现过去很多认为是不可能的、不可想象的事情,今天已经成为现实了。中国商业的崛起,其实是充满着不同机会的,我觉得不要太固化地去思考一些商业模式。

 

寻找中国创客:2018年的资本寒冬有一种说法是,“你在被没有钱的投资机构撩着”,你投资的创业公司是否遇到类似情况?

 

徐传陞:其实我们也是在做扫雷的工作,我们自己心里有个白名单和黑名单,当创始人和一些投资机构沟通的时候,我们会告诉他们重点沟通对象,以及不要浪费精力在一些相对没有能力继续投资的机构上。

 

寻找中国创客:经纬投资的饿了么最后被阿里收购,你是否认同一个观点:创业公司到最后都是率土之滨莫非BAT?

 

徐传陞:这个世界是大于BAT和TMD的,因为创意的源泉是源源不断的,巨无霸越来越多,这对创业公司的要求也更高。年代的更迭对创始人要求越来越高,这是必然的,因为现在没有那么好赚的钱。

 

寻找中国创客:你和张颖风格差异很大,你们在看项目时会怎么合作?

 

徐传陞:我们在看项目的时候会交叉地去完成,我们俩挺不一样的,但这不妨碍我们做得好。创始人跟我们俩交流有时会很累,我问得很细,张颖会很快。所以能同时应对我们,并且我们两个都喜欢的创始人一般都很强,因为他需要刚柔并济。

 

寻找中国创客:经纬投资的这些创业者身上有哪些共同特质?

 

徐传陞:做投资不外乎就这么几点,一是看大的趋势,二是打造产品,三是创始人的能力和经验,我们投的人是这几个环节结合比较好的。在早期的时候,我比较看重创始人的感染力,我觉得今天成功的创业者,都是有这种能力的,很少有一个完全不能感染、不能说服别人的人,真正把事情做大。

 

寻找中国创客:你接触的创业者里谁最有感染力?

 

徐传陞:比如马云、程维,安静的代表可能是李彦宏,他很平和但是非常坚毅,江南春是属于感染力特别强的,激情四射。这是几种不同类型的创始人。

 

寻找中国创客:当你对被投企业的发展思路有疑虑时,一般会怎么处理?

 

徐传陞:从投资人的角度而言,在企业发展方式上最核心的是两条腿跑路,但创始人更多时候觉得应该破釜沉舟做一件事情。我觉得投资人应该提意见,但不能强制创始人。

邮箱

press@matrixpartners.com.cn